平湖市图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馆长信箱
站内检索:
 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 图书馆首页 > 馆刊晚晴 > 正文

 
在徐埭农中的日子里
作者:白祥飞
2008-05-20 11:05:42

2007 总第85期
  编者按:农业中学是中国教育史中一朵奇葩。是为满足解放后小学毕业就参加农业生产的当时青年农民迫切希望提高文化水平而创办的新型学校,它为提高农民文化技术水平立下了不灭的功迹。白祥飞同志的《在徐埭农中的日子里》一文,使我们有实实在在的一点感性认识。
  
  掐指算来已是近半个世纪前的事了。
  那是1959年秋,我考初中落榜不久,意外地收到徐埭农业中学的一份入学通知书。校址在林埭至虹霓的中心点——曹老爷庙里。
  报名那天,祖父领着我抄小路走过一顶三星大石桥,桥西北侧便是曹老爷庙.曹老爷庙分前殿和后殿,东厢房和西厢房,中间有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天井,庙四周和天井里杂草丛生。大白天,躲在草丛中的青蛙和癞蛤蟆若无其事地“咯咯咯”引吭高歌。有两位年轻的老师——史奇和马金龙,校长是个不识字的担任过大队支书的潘四官。潘校长正带领几个年龄稍大的同学,挽起袖子把一尊尊泥塑木雕的菩萨搬到后殿的西仓厍间里去。菩萨们一扫昔日的威风,被横七竖八地堆了一屋子。庙场上堆放着数十块厚厚的旧棺材板,用来做课桌椅。木匠宠观和他的老师傅正在锯板。吃中饭的时候,老师傅把一包白切猪头肉摊放在旧棺材板上,拧开半斤头瓶装白酒,有滋有味地喝起来。酒至半酣,忽然,一块猪头肉从他的筷头滑落在棺材板上,他忙用手捡起,抹掉粘在肉上的石灰屑,快速送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着。
  开学后,我们就坐在棺材板做的凳子上,伏在棺材板做的课桌上读书写字——
  农业中学的教学原则是:“勤工俭学”。全校30个学生,20多亩土地。上午读书,下午种地。雨天,全日制上课,农忙时,整天下地干活。
  30个同学来自公社四面八方的农村,星期六下午回家。因我家离校较近,家里住房又拥挤,老师建议我星期六、星期天晚上护校,全校留下三个人住偌大一座破庙,嘴上不说,心里害怕,我常用被子蒙住头睡觉。
  幸好,我有个儿时的伙伴缪雨根(音多),现在是享有盛名的民营企业家,当时他在乍浦中学读书。因付不起车费,每逢星期六下午步行回家,抄近路必经三家村。三家村离曹老爷庙仅三四百步之遥,因而他必定到农中来看我,有时陪我过夜.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他从裤袋里抽出一副扑克牌,要和我赌牌。我从未玩过牌,也不会赌,更没有钱。他说:“便当,我教你,一学便会。没有钱不要紧,我们赌鞋子。”原来,我脚上穿一双七成新的咖啡色翻毛皮鞋,是一位表哥不能穿了送给我的。他说:“你输一局,皮鞋让我穿一天。”于是我们赌开了。赌的是“敲沙锅”。我们赌了大半宿。输输赢赢,最后我输了七局。翻毛皮鞋只有让他穿—个星期了。当晚,他马上要和我换鞋。若明天调换,我必须等到下个星期天才能调回。我极不情愿地脱下翻毛皮鞋,穿上他那双裂了缝的并且大了二个尺码的破球鞋.只见他喜孜孜地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两只脚塞进皮鞋里。他穿着翻毛皮鞋神气地在宿舍里走了二圈,连连说:“不错,不错,稍微紧了点。”
  星期天吃过早饭,我俩穿着对方的鞋各自回家,晚上再问学校祝我一脚跨进家门,祖父吃惊地问:“你那双翻毛皮鞋呢?”我把实情说了,祖父说:“以后不许再赌了,小心被人骗了。”
  一晃,星期六又到了。太刚落山时,雨根没有来。我有点急了,兴许我真的被他骗了。天完全黑下来了,还不见雨根的影子,我只得关了校门,走进宿舍,刚躺下,有人敲门了,我急忙去开门,只见雨根一拐一拐地走进门来,人未坐卜,嘴里连说:“调鞋,调鞋。”他一屁股坐在铺沿上,吃力地脱下翻毛皮鞋,我发现他的两只脚上磨出了好几个水泡。他急忙穿上破球鞋,走了几步后说:“还是球鞋舒服。”
  我开心地和他在铺上打滚……
  进入冬季,马老师和史老师与广陈粮站联系好,同学们去广陈翻仓晒谷。大同学用栲栳掮谷,小同学和女同学畚谷和翻谷。我虽年纪小,有些力不从心,但也用尽力气拼命干。
  在广陈忙碌了二十天,每个同学每天补贴一角钱。我的贴身衣袋里有了一张天蓝色二元头纸币。每天晚上,待同学们睡了,我便把纸币拿出来,一会儿贴在腮帮上,一会儿贴在胸口上,把玩够了,把纸币折成正方形,小心奕奕地藏进贴身衣袋里。
  回到学校,棉田里棉枝上残留的棉桃经西北风一吹,都裂开了嘴,吐出丝丝银白色的棉絮,必须及时采摘。老师动员学生,星期六、星期天不放假,抢摘棉花。同学们雀跃着涌向棉田,采呀,采呀……棉田就在尚未通车的虹林简易公路北侧,能清楚地看见行人们从公路上匆匆地走过,忽然有一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吸引了同学们的眼球,一位女青年踩着自行车,微风吹拂着她那像瀑布一样的长发,好看极了,大家目送她消失在公路的尽头。此时,我发现有个学生正没精打采地朝虹霓方向走来,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当他快走近时,我认出他是我在平湖二中上学的哥哥。我跃上公路迎了上去。哥哥告诉我:这次回家,财务大队长不在家,没有领到钱。哥哥上中学,按规定大队里每月供给四元八角伙食费。大队长不在,至少下个星期的伙食落空了。家里实在太穷,拿不出一分钱。哥哥打算同学校去,向同学们稍微借些饭票,每天吃一顿,熬过下个星期。我听了什么也没想,摸出自己仅有的二元钱,塞到哥哥手里。热汨禁不住从他的眼眶里溢出……
  第二年,夏至过后的一天中午,烈日当头,酷热难忍,学校周围的几棵苦楝树的树叶被烤得倒垂下来。我和几个同学在河东的水车棚里纳凉。我胡编乱造给同学们讲故事,引来一阵阵笑声,我正讲在兴头上,突然听到在河边洗衣服的女同学倪秀根大声呼喊:“张忠明沉下去了!快来救人哪!”
  倪秀根的喊声惊动了全校师生。会游泳的同学纷纷下水,潜入水底寻找,谁也没有发现他。潘校长、马老师、张老师(史老师调走后调来)急得站在齐腰深的河道边……因为一棵棵菱蔓布满了河面,推测可能是菱根缠住了张忠明的手脚后沉下河底……赶忙用两根竹杆绞住菱根,拼命把菱根拉到河滩边。所有的菱根都绞尽了,也没有发现张忠明的踪影。这时,已是共产党员的学生袁寿山急中生智,拿来一根晾衣服的长竹杆插入桥桩边那个打着旋的漩涡处,他顺着竹杆钻入河底,迅速探出水面说:“在下面。”他吸了一口长气,又急速钻入河底,终于把张忠明打捞上来。原来,张忠明下水游泳,游入二股水流的汇合处,加上水性欠差,被漩涡卷入河底。尽管师生们用倒背、锅底挤水、口对口人工呼吸、医生打针剂等抢救措施,都为时已晚。一朵含苞欲放的花儿就这样夭折了……
  农中学生淹死的消息迅速传开。我的祖父听说淹死的是林埭的学生,他急得连衬衫都顾不得穿,打着赤膊,头上顶一块高丽布手巾,汗流浃背地跌跌冲冲朝曹老爷庙赶来。我刚好走到桥心,看见我的祖父来了,忙迎了上去:“大大(祖父)!”祖父听见我的叫声,他心里一宽,脚下一软,险些跌倒,我忙冲上前去扶住了他。他用手抚摸着我的脑袋说:“压在我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他指着张忠明的遗体说:小小年纪,太可惜了!”那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我知道家里人都在挨饿。我忙到食堂里买了一大碗南瓜饭(巳没有小菜),祖父接过饭碗就狼吞虎咽,三扒二扒吃下肚去,还把落在桌上的饭粒一一捡起塞进嘴里……
  不久,农业中学并入公社试验场,与畜牧尝渔业场四位一体。校舍也搬到林埭镇西的试验场里.学习条件改观了,伙食也大有改善,常有猪肉(死猪肉)、鱼虾光顾我们的肠胃。只是好景不长,仅一个学期的时间,接到县文教局通知:全县农业中学一律停办。29位同学每人领到一张肄业证书,各奔东西……
  
【 已有 3086 人浏览 】       
    
 

  [读者来信]思念金平湖
  [名家缘会]邓云乡墨宝留平追记
  [格言解读]德育教学中还须继承发扬民族传
  [钹子曲艺]我对“钹子书”情有独钟
  [钟韵与歌谣]老亲妈的歌谣
  [钟韵与歌谣]文人雅集打诗钟
  [半耕半读]在徐埭农中的日子里
  [远古钩沉]云间古有宁海国•
  [漫谈城市]乍浦有条海塘街
  [漫谈城市]平湖老城区街弄变迁
  [漫谈城市]说说城市形象
  [漫谈城市]小县城追忆
  [一年回顾]相聚一堂 天长地久
  [诗歌集成]小辈敬老有情意
  [诗歌集成]春来
  [诗歌集成]寒梅
  [诗歌集成]欢聚
  [诗歌集成]西江月•游云南大
  [诗歌集成]偶得
  [诗歌集成]丙戌重九登鹦鹉洲塔上
  [诗歌集成]题咏新葺平湖报本寺塔院
  [诗歌集成]答青海魏永昌赠诗
  [诗歌集成]都门怀友
  [诗歌集成]奉和道生兄迎春十首
  [诗歌集成]丁亥迎春十首(征和)

这是第 24 页 共 24 页 首页 上一页

 
版权所有--浙江省平湖市图书馆 地址:当湖街道三港路 邮编:314200 电话:0573-85082198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3- PingHu Librar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