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市图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馆长信箱
站内检索:
 读者留言
  您所在的位置: 图书馆首页 > 读者文坛 > 正文

 
龙湫布衣
——葛渭君的词学之梦
陆爱斌、李永宁
2013-07-15

 
  葛渭君先生的《词话丛编补编》一经出版发行,即得到学术界的好评。西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薛瑞生评价道:“试读是编,知其为唐门之英,士林之秀,词苑成就之佼佼者也。葛君有是编传世,可谓不虚此生矣。”中华书局主任编辑、本书责任编辑刘尚荣先生在编完《词话丛编补编》以后,感慨地说:“精心校勘、标点、补正的《词话丛编补编》,连同随后推出的《词话丛编续编》、《词话丛编外编》,必能为当代词学研究,提供系列的完整的汇刊词话资料,且请拭目以待。”东南大学教授、古典文献研究所所长王华宝称:“渭君先生是古籍研究的奇才,而《词话丛编补编》则是一朵奇葩。”
  
  
  痴心词学终不悔,功夫不负有心人。由葛渭君先生独立编著的三百万字的《词话丛编补编》(共六册)终于问世。这套丛书共有三种:《词话丛编补编》、《词话丛编续编》及《词话丛编外编》,总字数达1300万字之巨,被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和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列入《2011~2020年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这套“体现国家意志,代表国家水平”的丛书校点汇编出版,填补了我国词学研究的空白,是我市乃至浙江省唯一的国家级重点项目,可喜可贺!
  葛渭君先生的《词话丛编补编》一经出版发行,即得到学术界的好评。西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薛瑞生评价道:“试读是编,知其为唐门之英,士林之秀,词苑成就之佼佼者也。葛君有是编传世,可谓不虚此生矣。”中华书局主任编辑、本书责任编辑刘尚荣先生在编完《词话丛编补编》以后,感慨地说:“精心校勘、标点、补正的《词话丛编补编》,连同随后推出的《词话丛编续编》、《词话丛编外编》,必能为当代词学研究,提供系列的完整的汇刊词话资料,且请拭目以待。”东南大学教授、古典文献研究所所长王华宝称:“渭君先生是古籍研究的奇才,而《词话丛编补编》则是一朵奇葩。”这些日子,虽贺信贺电不断,但渭君先生不为所动,虽年逾古稀,仍每日笔耕不辏
  《词话丛编补编》是在《词话丛编》的基础上,扩展、补遗、析疑的一个大工程。所谓“词话”,简而言之,就是评论词作、词人、词派以及有关词的本事和考订的著述。它记录了历代词家赏析名著名篇的心得感悟,印证着不同词派的词论、词风,承载着词体演变的艰难历程。历代词话丰富多彩,形式灵活多样。我们现在所见到的词话,有的是以专著面世,如宋吴曾的《能改斋词话》,清王士禛的《渔洋词话》,近代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等;有的混迹于诗话、笔记、杂著、随笔之中;更有些来自词籍、词选之点评。历代词话资料颇为凌乱,收集整理并非易事,整理校点则困难更多。葛渭君先生的业师唐圭璋先生作了不懈的努力,于1934年推出了《词话丛编》,收词话60种,1986年由中华书局出版精装5册本,多有补正,收词话达85种,堪称词话资料精准的集大成之作。
  但时过境迁,总有学者感叹《词话丛编》亦有其难以避免之缺憾。首先,限于当时主观条件,尤其是在战乱和动乱时境下,某些珍贵的词学文献,包括某些孤本、秘籍,乃至稿本,唐圭璋先生未曾寓目。其次,某些散见于总集、别集、史乘方志、词集丛编中的词话条目,唐先生无缘得见,未及摘录。再次,当年《词话丛编》采纳的个别底本,不是善本、足本,可谓先天不足,原有疏漏。因此,唐先生自己也曾表示,《词话丛编》乃有待扩编、增补的需要。这些,唐先生与葛先生也曾多次提及,惜乎时不我待,唐先生早逝,宏愿未酬。于是,其历史的重任,葛先生勇于担当。在唐先生治学精神的感召下,几十年如一日,不遗余力,坚守梦想,千方百计寻觅词话资料,参考引用一百二十余种数目,合并编成词话著述67种,总计300万字,辑录成《词话丛编补编》。

  葛渭君,字汉华,平湖乍浦人,出生于1938年。16岁小学毕业后,因家庭历史原因,只身一人离开上海兄长家,考入青海省气象局,工作三年后又迁徙至福建省林业厅,但由于水土不服,饮食不善,得了严重的胃炎。此时,他又想报考上海电影学院编剧系,故辞去公职,返回故里。但因那时他家的海外关系,不能遂愿,只能赋闲在家。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由乍浦镇镇政府介绍到乍浦小学代课,教了四年语文,因他的普通话有点“洋泾浜”,所以讲解课文时同学们不爱听,于是葛先生利用空余时间给学生们讲故事,像《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因故事情节曲折,又讲得绘声绘色,学生们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受益颇多。从此,葛先生的语文课同学们都非常喜欢,葛先生自己也很高兴,兴致所至,还不时地朗读讲解几首唐诗,这样一来,同学们更来劲了。有时葛先生会抄录几首唐诗,分送给几位喜欢诗词的同学。
  也正是从那时起,葛先生自己的诗词梦想由此激发。他当时受到俄罗斯文学的影响,读了大量普希金的诗,自己也学做了四百多首新诗,结集为《萤光集》。其中的诗作如——
  青春走到河边,
  对着逝去的流水说:“你还回来吗?”
  流水默默地把她带走了。
  当时上海文艺出版社欲将诗集出版,葛先生觉得太稚嫩,没有同意。“文革”初期,乍浦镇镇政府又把葛先生安排到平湖航运公司的前身单位之一轮木站工作,他的工作从此就没有再变动,直至退休。

  十年动乱,打破了葛渭君先生的诗词之梦。他孤身一人,住在东湖边上一幢破旧的木楼里,楼上是造反派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楼下的他则胆怯地躲进蚊帐成一团……没有书看,对当时的小报他又不屑一顾,只能读点中医《汤头歌诀》之类,以消磨时光。他当时填过一首《寻瑶草》的词,可以确切地反映出他当时个人的心境——
  昨夜风雨,枕边吹醒孤舟客。萍蓬踪迹,何事嗟漂泊。流水高山,千里音尘绝。归岩壁,绿蓑青笠,独钓寒江雪。
  动乱结束,他欣喜若狂,正当盛年的他又用《满江红》词牌作词来表达他无比喜悦的心情——
  四十春秋,揽晨镜、早生华发。忍回首、杨朱歧路,蹭蹬岁月。雁落胡沙弦响背,云罗闽江帆敧侧。漫咨嗟,长策发悲歌,从头越。腰间剑,为君拂。天下事,凭谁说。恁横流,沧海翻腾朝夕。烈士暮年怀老骥,壮心只手擎潜鳖。听江楼,铁笛一声声,莫吹裂。
  十年浩劫结束,对文化的禁锢逐渐解除,葛渭君先生的诗词之梦又慢慢苏醒。于是,他利用单位常派他去沪出差的机会,经常光顾上海各大书店,从中淘书,又广泛结交上海各大院校和文化研究单位的文化名人。经过几年的寻觅,从中觅得不少古籍珍贵善本,积累一定数量后,他将自己的书斋名曰“丐斋”,意谓从书中讨得知识,向前辈讨得学问,不断地丰富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在1984年的一天,葛先生又一次踏进上海古籍书店古籍部的门槛,店里老师立即将一套线装书递给他。葛先生接过,眼睛不由得一亮,凭他年轻时打下的古文底子和多年觅书的经验,他感到这是一部难得的好书。粗略一翻,这是一部清代著名词学家朱孝臧编著的《彊村丛书》,共计40册,定价300元。他毫不犹豫地买下这部书,须知他当时的月工资仅为40元。他如获至宝,回到旅馆,细细翻阅,发现这是上海当代词学家吕贞白教授的藏书,内有大量的珍贵眉批,但对批者何人他有些吃不准,于是将有眉批的一册用双挂号寄给南京师大的唐圭璋教授,请老先生掌眼。不过一周,唐先生即将书籍用同样方式寄回,并附一信,鉴定为近代词学大家夏敬观先生的手笔,弥足珍贵。并叮嘱将评辑出,妥善收藏。葛先生听从唐先生嘱托,将夏敬观的手稿全部辑录汇成一册,名为《吷庵手批彊村丛书辑录》,影印27册,分送同行,受者无不称好。后又将辑录更名为《吷庵词评》,在《词学》杂志上公开发表。

  葛渭君先生在实现自己词学梦想的道路上有两位前辈不得不提,那就是上海华东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词学》杂志主编施蛰存先生,另一位是南京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宋词》和《全金元词》的编著者唐圭璋先生。
  葛先生结识施老先生是通过赋诗填词,文字相交。施老先生很赏识葛渭君读书的执著和词作的才情,每每传授学问的方法,并将善本书无偿提供。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葛先生欲整理校点词学丛书《阳春白雪》,施老先生得知,便欣然将自己收藏的瞿氏刊本《景印粤雅堂本阳春白雪》八卷及外集一卷借给他,使他得以顺利校勘,并于1993年6月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施老先生还对葛先生词话的辑、编工作给予极大的关注,从词话的收集方向、内容、方法、命名等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见。葛先生每次提及施老先生总是感慨不已。
  唐圭璋是民国四大词人之一,久负盛名,葛慧君先生仰慕已久,对其编著的《全宋词》、《词话丛编》钦佩不已,经常翻阅研习,从中受益匪浅,但也发现了不少疑问,于是葛先生斗胆书信求教。唐先生虚怀若谷,热情地给予回信,并将自己的治学经验和观点毫无保留地介绍给他。唐先生在1982年3月25日的信中谈到关于选词的问题时说——
  一般词选从朱彝尊的《词逊开始都选到金元为止,不选明清词。明清人自制,不足为法。词以唐宋为主,金元为辅,明清不合规格,晚清词学丛书也一般不收明词。《花草粹编》是明人陈耀文编的,他也不收明词。
  这些教诲对葛渭君先生以后专攻宋词影响极大。经过一年多的书信交流,葛渭君先生带着自己的词作于1983年5月专程赴宁拜望唐圭璋先生,两人会晤,相见恨晚。从此葛先生投入唐门,正式成为唐先生的弟子。唐老自己也身体力行,由其领衔,力邀蒋哲伦、杨万里、葛渭君等人编著校点十一种唐宋词集,合刊一书,名曰《唐宋人选唐宋词》,葛先生校点三种,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是书校点出版,受到词学界一致好评,多次被国家选为大型中华诗词比赛的重点参考书,从此也奠定葛先生在词学界宋词研究方面的学术地位,为他的圆梦之路迈开了坚实的一步。

  1998年,葛渭君先生离职退休。但他不仅没有休息,反而觉得更有集中的时间搞他的词学研究。这时他有一首《鹊踏枝》可以确切地反映出他不趋繁华、潜心学问的心境——
  春去秋还时序续。不共繁华,消受清闲福。淡到无言人似菊,生平知己凌寒竹。经得几番风雨复。顾影低徊,谁把疏篱筑。漫卷西风簾一角,歌残漱玉销魂曲。
  葛渭君先生用词言志,每日笔耕至子夜后。他不会用电脑,仍用传统著书方法抄写,几十年下来,右手食指和无名指之间结出了厚厚的几个老茧。不少同仁劝慰他不必如此劳累,但他说,前辈的呼唤、母亲的教诲使我不敢懈担由于他的辛勤劳动,厚积薄发,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二十年来他出版的著作和论文不下几十种,现摘录部分如下——
  著作方面:《阳春白雪》校点、《乐府雅词》校点、《淮海词编年》校点、《绝妙好词》校点、《山中白云词》校点、《白石道人歌曲》校点(与他人合作)、《宋人轶事汇编》(由南京大学周勋初教授主编)、《词话丛编补编》等。
  论文方面:《<阳春白雪>考》、《<绝妙好词>略述》、《<全宋词>、<全金元词>订误》、《<全宋词>失收的蔡京词》、《几种知己前贤手批词集》、《宋石刻词<剔银灯>析疑》、《南宋词人鞠花翁及其词》、《蒋捷家世与晚年》、《<徽州词徵>考》及《秦观及其<淮海词>》等。
  葛渭君先生以其深厚的文学功底,丰富的版本目录学知识,大量珍贵的古籍善本藏书,丰硕的学术成果,赢得了词学界同行的尊敬。1993年,葛先生校点整理的《阳春白雪》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是书48万字,葛先生花了七年时间,以《粤雅堂丛书》谭玉生复校本为底本,参合《宛委别藏》等七种版本,沿用有关词人别集,历代重要词癣《词律》、《词谱》等,由于所选底本精到,引用别集皆为足本、善本,因此,词学界好评如潮。中国韵文学会成立时,葛渭君先生即被推为顾问,当时第一届学会成立,参与者均为大学教授和科研单位研究员,而唯独他是民间人士,可见他的学术地位非同一般,故他也自称为“龙湫布衣”。
  加拿大籍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女士,现为南开大学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加拿大皇家学院院士、中国文史馆馆员,她对葛先生的治学精神和学术成就极为赞赏。早在十年前,叶女士就带两位博士生到平湖葛先生家拜访。这两位博士生一看葛先生的著作和藏书极为惊讶,于是问导师,葛先生的书怎么样?导师说:“是国宝。”那葛先生呢?导师答:“现在不是,将来也是国宝。”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杭州大学敦煌文学研究所调聘他为研究员,唐老先生、施老先生二人均写了推荐信,但由于体制等原因不能成行。前几年,南开大学文研所聘他为顾问兼研究员,飞机票已由校方购好,但葛先生因不善北方生活而未果。所以平湖的一些朋友开玩笑说:“葛渭君先生是墙里开花墙外香,外甥敲金锣名声在外。”
  由于葛先生不计名利,不善交际,连平湖当地人士也知之甚少。有人也许认为研究古典文学推动不了当地经济,而少有重视,情有可原。但葛渭君先生的词学之梦,也不因此而破灭。葛渭君先生的学术成就可以用薛瑞生先生的一段话概括——
  半宋楼主人葛渭君先生,尝被誉为“学历不足,学力有余”,名不前人,实不后人,学历不足,名不前人者,无教授、长江学者、学术超人之类光环,仅为平湖航运公司一退食职员耳。学力有余,实不后人者,有是编为证也,勿庸卤阳野夫之饶舌也。

  综观葛渭君先生的治学思想,有几个明显的特点。
  葛渭君先生的学术研究带有强烈的朴学色彩,但又不严守清代乾嘉学派考据训诂的藩篱。朴学,究其本义,是指一种朴质的学问,故清人用来专指经学中的特重考据训诂的流派。葛先生对乾嘉学派的学术成就极为钦佩,但他更加心仪的是王国维、陈寅恪为代表的现代学术传统。他对“新朴学”的内涵有深刻的理解,在他的学术研究中也有多方面的体现,其中最为显著的特点是不尚空谈,重文献,实事求是,意在解决具体问题的实证精神。
  学术研究有什么实在的意义?在葛渭君先生看来,学术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他对那种淡而无味、老生常谈式的论著很不以为然。他本人的论文无论长短,都是针对某一个具体问题而展开,搜集证据,发表观点,都能得出一个切实的答案。当然这个答案必须具有新意,甚至是发前人所未发。例如《蒋捷家世与晚年》这篇论文,葛先生从文献着手,查阅《四库全书》中蒋捷祖辈的资料、文章,然后进行梳理、论证,把宋末词人蒋捷的家世勾勒得清清楚楚,并把蒋捷的《听雨》词作为平台,演绎了蒋捷三个重要年代与时代相构连的精彩乐章。苏州大学教授、博导杨海明先生也写过此类文章,看了葛先生的论文后自叹不如,打电话说:“葛兄学问远在我之上。”
  1999年,葛先生应辽宁教育出版社之约,校点整理《山中白云词》,这部词集别人也做过,但他不走别人的老路,他重文献、重版本。选用清康熙间和龚翔麟刻本为底本,将选用底本的缘由和版本的源流作了详细的考证,在校点时与明吴讷的《百家词》抄本,清曹炳曹城书室本、王鹏运《四印斋所刻词》本,朱孝藏《彊村丛书》本,许增《榆园丛刊》本互校。又将许昂霄、张惠言、陈澧、邵渊耀、许廷诰、朱孝臧、夏敬观、阕名等九家批校汇录于校记之后。此九家批语除张惠言批语已见于吴则虞、黄畲二家校注本外,其余八家均属首次面世。并将吴抄、王刻二种本子的编目附录于后,以便读者辨别抄刻本源流。《山中白云词》,宋张炎撰。这样一部18万字的校点本,花费这样大的精力,为后人一册在手,可观全豹省却不少,真是功德无量。葛先生平时总是说,只要辛勤地耕耘就总会结出丰硕的果实。让这些成果由后人去享受吧,这不过是为中华优秀文化的发展做的善事,也是葛渭君先生词学之梦的目的所在。
  葛渭君先生还善于沙里淘金,在研究中,那些不为别人重视的趣闻轶事,片言只语,他都极为留意,并从中找出极有价值的东西,他对《粤雅堂本阳春白雪》影印本抱守老人的这段文字极为赞赏:“余平生喜购书,于片纸只字皆为之收藏,非好奇也,盖惜字耳。往谓古人慧命,全在文字,如遇不全本弃之,从此无完日矣,故余于残缺者尤加意焉。”
  葛先生在编著词话三种时,特别留意散见于总集、别集、史乘方志、词集丛编中的词话条目,特别注意某些孤本秘籍,乃至稿本、专著、专文、专评等。《词话丛编补编》是对唐老先生《词话丛编》所列各位作者之漏辑或新发现词语的补充,而对唐老先生未暇顾及、不曾采编的词话进行辑录,列为《词话丛编续编》,上述二编容纳不下,比较零碎,甚至无法成为词话资料,尽管作者不一,体例不同,乃皆收录辑为《词话丛编外编》。这些资料却如灵光一现,极难捕捉,翻检不易,极具参考价值,因而弥足珍贵。词话三种预计于明年完稿,2016年出齐,届时这套叠高盈丈的丛书,巍然耸立,将在词学研究的道路上立下一块不可替代的里程碑。
  葛渭君先生老骥伏枥,壮志不已,待到词话三种编竟时,《半宋楼词学丛书》数十种又将逐步问世。试想那是一番何等的场景,这必将在平湖的人文历史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葛先生的《词话丛编补编》已经出版,书香扑鼻,试作《龙湫好》一首,聊表心情——
  龙湫好,名士隐山中。半宋楼头人未老,词话补编呈飞红。笑谈坐春风。
  
【 已有 5527 人阅读 】      


    
 

   读书之乐,君知否
   邓一光:城市寓言锻造者
   “爱丽丝之父”卡罗尔的复杂人生
   重读安徒生:他的童话不仅属于过去 也属
   曹文轩的文学之旅从这里起航
   再现混沌世界中的伤痛与救赎
   读《制度的笼子》:制度让生活更美好
   在理想中寻得持久的力量 | 纪念汝龙
   博雅空间 成长足迹
   为了书香遍野
   龙湫布衣
   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治嘉格言(四)
   治嘉格言(三)
   治嘉格言(二)
   治嘉格言(一)
   治嘉格言 序
   《蒙娜丽莎》年轻版被鉴定为真迹 雪藏4
   耍“龙珠手”谢跃平
   总想为你唱支歌
   读书放飞梦想
   共筑 “书香平湖”读书新风尚
   阅读滋养人生
   读书,让梦成真
   与你约会,在人生的旅途上

这是第 1 页 共 7 页 下一页 末页

 
版权所有--浙江省平湖市图书馆 地址:当湖街道三港路 邮编:314200 电话:0573-85082198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3- PingHu Library, All rights Reserved